焰希

四處爬牆

《楠條》任性



“南ちやん、南ちやん!唱首歌吧!”

六歲幼童奶聲奶氣的撒嬌讓南條有些困擾。

“已經很晚了喔,會被罵的。”

“有什麼關係,唱嘛、唱嘛!”

“くつすん當然沒關係…被罵的可是我啊。”

“拜託~南ちやん拜託~”

楠田將腦袋探出被窩,努力拉著面前小姐姐的衣服,看樣子若是南條不開口她是不會罷手的。

“…真拿你沒辦法。”南條按住被窩裡不停躁動的小不點”那你安分點。”

“好。”楠田立刻安靜下來,用滿是期待的眼神盯著南條。

…くつすん媽媽對不起,今天依然沒能成功讓くつすん乖乖早睡,南條在心裡默默對著楠田太太道歉。

閉上了眼睛,南條輕聲哼著自己母親在每晚睡前都會唱的童謠,稚嫩青澀的歌聲因為還不熟悉而有些跑調,這讓小朋友笑得更開心了。

“南ちやん的聲音在抖。”

“唔、囉嗦。”

“但是很好聽喔。”楠田揉了揉眼睛,聲音漸漸小了” 南ちやん…晚安…”

不一會兒,輕微的鼾聲便從南條懷裡傳了出來。

“真是的...明明要我唱歌,自己卻先睡著了。”南條嘆了口氣”這下終於可以好好睡覺了…”

年長一些的小姐姐眼神柔和了下來,她輕輕拍著懷裡熟睡的小傢伙,小聲地說”晚安,くつすん。”

***

“南ちやん,給我唱首歌吧。”

”…這裡是學校喔。” 南條頭疼地看著又再次偷溜到高年級教室的少女

“但是老師不在吧,那就沒有問題了。”楠田比出了個OK的手勢,俏皮地吐著舌頭。

“重點是這個嗎!”迅速吐了槽,南條撐著下巴斜眼打量趴在窗戶旁的楠田”你再不回去好嗎?快要打鐘了喔?一年級的教室不是這裡的吧。”

“沒關係、沒關係,距離老師進教室還有一段時間。”楠田笑咪咪地回應”就算老師進教室了,我也可以偷偷從後面溜到位子上。”

“…你遲早有一天會被老師討厭的。”南條用力戳著她的額頭。

“南ちやん一點都不溫柔。”楠田摀著頭逃離南條的魔爪”給我唱歌嘛,南ちやん。”

“想聽什麼?”南條妥協地嘆氣。

楠田開心地笑了”演歌。”

“那種的我才不會啊!”

***

“南ちやん、南ちやん!”

“嗯?”南條停下了遊戲,轉向身後叫著自己的人。

“沒事,只是想叫叫南ちやん。”趴在床上的人開心地笑著。

“くつすん很奇怪呢。”南條也笑了,她放下手柄起身走到床沿,在楠田身旁坐下。

“嘿嘿,最喜歡南ちやん了。”楠田滾到南條腿上,舒服地閉上眼睛。

南條抬起手撥亂了她的瀏海”真愛撒嬌啊。”

“南ちやん,給我唱首歌吧。”楠田舉起手,天真地像個孩子。

“好。”南條握住了她的手,聲音溫柔。

***

“南ちやん,要走了嗎?”

收拾著行李的人聽到問句,手上的動作一頓,回過了頭。

“くつすん嗎?”看到楠田,她乾脆停下手邊的工作,盤腿在地上坐下”不好意思,可能要拜託你照顧一下我家的人了。”

“南ちやん…不會回來了嗎?”

“沒有到不會再回來的地步啦。”南條擺擺手,笑了一下”偶爾會回來看看吧,畢竟休假也很有限。”

“…”

楠田佇立在門口,一言不發,這還是南條第一次看到她這麼安靜。

嘿咻一聲站起身,南條走到她面前,傾身將她擁入懷裡。

“對不起。”

“這是南ちやん一直以來的夢想吧?”

“是啊,好像作夢似的。”

“東京的事務所,很厲害呢。”

“恩。”

“以後也有可能在電視上看到南ちやん吧。”

“也許吧。”

“一定會越來越有名氣的,畢竟是南ちやん啊。”

“謝謝你,くつすん。”

楠田拉開了距離,對著南條揚起一個大大的笑容”南ちやん在那邊也要盡情發光發熱喔。”

“くつすん…”

“不要露出這種表情啊。”她輕輕摸著南條的臉”不用擔心,我已經長大了。”

南條將臉埋進楠田的肩窩,沉默不語。

“南ちやん就放心地去追夢吧。”楠田抱住她”我會替妳顧好家的。”

***

“送到這裡就可以了嗎?”

“恩,接下來我自己進去就好了。”

“伯母應該快下班了。”楠田歪了歪頭”真的不要等嗎?”

“不用了啦,又不是再也不回來了。”南條沒好氣的說。

“南ちやん真是傲嬌呢~總是口是心非的。”

“才沒有!不要亂說!”

“嘿嘿。”

楠田笑嘻嘻地看著因為彆扭而撇過頭的南條,不停逗弄著已經快要炸毛的她。

“啊,差不多該進去了。”南條停下敲著楠田腦袋的手指,看了看手錶說道。

楠田也停止了嬉鬧,她湊近南條身邊,理了理她剛才因為玩鬧而有些凌亂的衣服。

”路上小心。”

“恩。”

“在東京也要好好吃飯,不要天天吃泡麵。”

“唔…知道啦。”

“也不要玩遊戲到半夜都不睡覺。”

“…我又不是小孩子。”

“但是南ちやん就跟小孩子似的啊。”

“くつすん沒資格說我吧。”

她再次抱了一下南條,輕聲地笑著”記得偶爾回來看看我。”

南條歛下眼簾,也回抱住她”好。”






飛機劃過天空的聲音震耳欲聾,南條已經隨著剛剛升起的那架飛機離開了。

楠田坐在機場大廳的椅子上,吁地鬆了一口氣。

“咦?”

衣服上無預警地多了一塊深色印記,她驚訝地抬起手摸上自己的臉頰。

不知何時,她的臉上早已佈滿淚痕。

斗大的淚滴落在了緊緊握著的拳頭上,她努力讓自己不要在大廳哭得太難看,但卻控制不住眼淚。

“明明決定好不哭的。”

她用力抹著臉,淚滴卻拼命的湧出,像是永遠都擦不完。




楠田總是很任性。

尤其喜歡對南條任性。

她喜歡每次自己向她撒嬌時,她總是會露出的、無可奈何的表情。

楠田喜歡讓南條唱歌。

喜歡南條清澈又溫柔的歌聲

還喜歡南條給她唱歌時,一直都非常溫柔的眼神。

楠田亞衣奈最喜歡南條愛乃了。

所以,她不能告訴南條其實她希望她留下來。

楠田總是很任性。

但這一次不行。

“南ちやん這個笨蛋…”

極力壓抑的哭聲,楠田低下頭不停用手背抹著淚。





“既然想哭的話,就不要勉強自己笑啊。”

一隻手扣上了楠田的腦袋,熟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她錯愕地抬頭,那人逕自在她身邊坐下” 南…ちやん?為什麼會在這裡?”

南條拉了拉帽沿,遮住了自己的臉”落了東西了。”

“落了什麼?”楠田簡直哭笑不得。

南條抬起眼看向面前鼻子通紅、臉都哭花了的人,忍不住笑了出來,她伸手抹去楠田臉上的淚痕。

”落了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楠田不常掉淚,但眼前的人總是有辦法讓她湧起想哭的衝動。

她緊緊抿著唇,倔強地不願讓眼眶中蓄積的淚水再次落下。

南條向她張開了雙臂,輕笑著喚她。

下一秒,楠田就撞進她的懷抱。

“南ちやん是笨蛋。”

“恩,是笨蛋。”

“也許不會再有第二次機會了喔。”楠田的聲音因為悶著而含糊不清。

“我知道。”

“明明是期盼了很久的工作。”

“工作可以再找。”

她抬起手指拭去楠田眼角的淚滴。

“但是有一個人,我不願意讓她等。”

楠田用力地扁起了嘴”我好不容易忍住的。”

“對不起。”南條很乖地道歉。

“南ちやん。”

“恩?”

楠田把臉埋進南條懷裡。

“不要走。”

南條輕聲地笑著。

”好。”

评论(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