焰希

四處爬牆

想念你

可露兒x敏菲莉亞


果然...又變成了這樣。

小賢人翻了一頁放在腿上的書,看了半天也沒了解這本書到底在講什麼,歸根究底都是身旁這位工作魔人的錯。

雖然早已預料到來伊修加德出差肯定是要工作,但可露兒沒有想過敏菲莉亞會連一步都不出,雙眼幾乎黏上面前堆成山的公文,原本預計要拖這位宅居盟主出門的計畫,還沒實行就被扼殺在她鐵打不動的工作目標裡。

筆尖唰唰的聲音和書頁翻動的摩擦聲融化在壁爐跳躍的火焰裡,伊修加德終年大雪,銀白的國度舉目皆是異域風情,然而...

敏菲莉亞抬起筆想沾沾墨水,卻發現不知何時坐在身旁的摯友眼一眨也不眨地看著自己。

"怎麼了嗎?"她摸了摸臉,沒有發現任何東西。

"大冷天的,你多加件外套吧。"可露兒盯著她毫無遮掩的腰線,簇起眉"我看著好冷。"

"所以,好險貼心的旅館附有壁爐。"敏菲莉亞炫耀似地旋轉筆尖指向熊熊燃燒的溫暖火爐"只要不出門,寒冷就襲擊不了我。"

"真是嶄新的家裡蹲發言。"

可露兒嘆了一口氣闔上書,拂曉的盟主在對話結束後很快就繼續沉溺在公文裡,她拖著一張小板凳到敏菲利亞身後,這個高度很恰好,可露兒滿意地站上去,伸手拍拍前面那人淺金色的髮,敏菲利亞會意地仰起頭靠上椅背順從地閉眼。


"公務的確很重要,但是身體才是第一。"她的手在敏菲利亞眼窩附近輕柔得旋轉著"我可不想在你的健康上使用治癒術。"

"知道了~"對方拉長了音,帶著些許撒嬌意味,只有在可露兒面前,敏菲莉亞才會稍微放下矜持,毫無顧忌地和她相處。

"「知道了~」的意思是知道了,會考慮一下,但近期還不打算採納嗎?"

"...就算猜到了也別說出來啊,給我留點面子。"

"下次我會照做的,"可露兒笑咪咪地,難得俯視著敏菲莉亞"那麼這次呢?"

敏菲莉亞頹喪得扁起嘴,小聲嘀咕"明明我才是姐姐..."

"你說什麼?"

"什麼也沒有。"

可露兒笑了,她伸手拂順那人已經有些散亂的髮髻,輕輕撫摸著敏菲莉亞的頭頂,溫柔而小心翼翼。你很努力了,可露兒小聲這麼說。

敏菲莉亞沒有回答,轉身抱住因為踩著椅子而顯得身高很平易近人的摯友,發出心滿意足的謂嘆。

"抱歉,難得一起旅行。"

"現在才說不會太遲嗎?"可露兒拍了一下她的腦袋"行了,我了解你。"

敏菲莉亞又抱她更緊了些"謝謝。"

"最近還好嗎?"

"委員會的生活你也知道,千篇一律,很安穩。"

"是嗎,那就好。"

"只是..."

"只是?"

可露兒突然呼出一口氣,傾下身子抱住敏菲莉亞,將頭埋進她的肩窩"...我很想念你。"

敏菲莉亞眨了兩下眼睛,然後她拍拍可露兒環住她的雙手,在可露兒起身後將她抱進懷裏。

"真不像冷靜的可露兒小姐會說的話。"敏菲莉亞咯咯笑著。

"什麼嘛,不能想你嗎?"好溫暖,可露兒嘆息一聲也回抱住她,小小的手抓住了敏菲莉亞的衣服。

"沒有,"敏菲莉亞閉上眼睛"我好高興。"

因為這句無意識的話而滿臉通紅,可露兒別過臉想掩飾,然而卻忘了拉拉菲爾特有的尖耳朵已經出賣了她。

實在太過可愛,敏菲莉亞忍不住偷偷笑起來"這壁爐的溫度是不是太高了?"

可露兒惡狠狠地瞪她一眼"恰好!"

"可露兒..."

敏菲莉亞又笑了,她將臉埋進友人寬大的斗篷裡,不斷唸叨著她的名字,宛如夢囈。

"我在這裡。"

可露兒慢慢拍著敏菲莉亞的背,直到她聲音漸小,連呼吸都平穩下來。


"晚安,敏菲莉亞。"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