焰希

四處爬牆

《新南》Peace of Mind

#毒
#標題為寫文時之BGM
#我就是個沒有救的標題廢



已經是深夜了。

我看著床頭燈輕輕搖曳著,做為整個房間唯一的光源,這麼微弱的燈光是不足以保護一個人的眼睛的。

"你該睡了。"

就算這麼說你也不會乖乖聽話的吧,我對於這個長久下來得到的答案嘆氣。

今天的你依然坐在床頭翻著手機,放製在一旁的電腦已經有一些日子沒有開過機,要是放在以往我肯定會為你這樣的進步感到高興。

你小聲笑了起來,我湊近你身邊,那是我們比賽誰做鬼臉更醜的一系列照片。

"えみつん的臉好有趣啊。"

笑點很低的南條さん因為一張嘟鼻子照片笑成一團。

"明明南ちやん的表情更誇張。"

你沒有理會我的抗議,繼續滑著下一張相片。

這樣的夜晚持續有多久了?

"明天還有工作的南條さん趕快去睡覺吧。"

即時知道你不會回應,我還是像老舊的回聲機似地,不斷重覆著。

"啊..."

你突然發出了小聲的驚呼,這次手機屏幕上是一束包裝整齊的紫羅蘭。

我偷偷溜出去買的和好禮物。

"對不起。"

我又默唸了一次當自己把那束花的照片傳給妳時曾經小聲說出的話。

你聽到我的道歉了嗎?

"不要哭。"

伸出的手指穿透了不停掉著眼淚的臉頰,我瑟縮著收了回來,只能無助地看著你哭得像個孩子。

早知道這束紫羅蘭現在會讓你哭泣,我應該在當時就把它丟進垃圾桶。


我想起那天自己慢吞吞地刷牙洗臉,時不時偷瞄緊閉的房門。

想看到你睡眼惺忪地走出來,然後親吻你的額頭。

想告訴你我不是有意對你生氣,我很抱歉。

想被你笑著推出門,說傻瓜,我已經不在意了。

最後我關上大門,輕聲對自己說"路上小心。"

這是一向貼心的你,唯一不貼心的一次。




南ちやん用手抹著淚,聲音因為哽咽而含糊不清,斷斷續續地、一遍又一遍地說著對不起。

多麼、多麼希望你能聽見我的聲音。

"我原諒你。"

我抱住你,親吻你哭皺的臉。

我原諒你,所以不要哭了。

"可靠的南條前輩趕快打起精神吧。"

要是你知道我又叫你前輩,一定會鼓起臉對我生氣的。

我輕撫著你不斷流淚的臉,揚起你說過最喜歡的笑容,自己也落下了淚。

總有一天,我會在南ちやん的回憶裡淡去痕跡,或許是不小心提及時的眸色微黯,或許成為平日偶爾的一聲嘆息。

然後南ちやん一定會靠著自己得到幸福,我毫不懷疑地這麼相信著。

所以,在這之前就讓我貪心地多看一眼吧,多看一眼因為我而哭泣的你。

"沒有辦法繼續牽著你的手,真的對不起。"



微光從被拉起的窗簾縫隙悄悄鑽進來,輕巧地撒在地板上。

東京的天又亮了起來。










以下是沒什麼存在感的設定:

新南同居,每天早上南會在tn出門前對她說路上小心,有一天兩人吵架,隔天早上南堵氣沒送tn出門,後來tn在去工作的途中車禍去世,靈魂回到南身邊的故事(x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