焰希

四處爬牆

《楠條》聯繫


#我已經是個標題廢了



"吶,南ちやん。"

"恩?"南條沒有抬頭,輕哼出一個疑問詞表示她正在聽。

"若是有一天我們的工作沒有交集了,"楠田趴在桌上玩著自己的髮尾,貌似漫不經心的說"我們會斷絕聯絡嗎?"

南條將視線移開台本"くつすん不想跟我聯絡嗎?"

"才沒有這回事!"楠田用力撐起上半身,當反應過來自己太過激動時,她窘迫地紅了臉"我是說我沒有不想跟南ちやん聯絡。"

然而南條已經笑彎了腰,直到楠田腦羞成怒地拍打她才勉強停止。

"如果くつすん這麼希望,那麼我就絕對不會斷了聯繫的。"南條拍了拍後輩的腦袋,笑著看她變得紅通通的臉頰"放心吧。"







南ちやん這個大騙子。

楠田死盯著南條傳來的最後一條訊息,那已經是幾個禮拜以前的事了。

她發洩似地把手機扔到沙發上,一旁的chipちやん無辜的雙眼一眨一眨,不理解主人為何生氣。

楠田一把抱起chip,逗弄著牠可愛的耳朵"chip你說,南ちやん很過分對不對?"

"汪!"chip翻個身,尾巴搖晃了幾下,楠田決定當做牠也同意。

南條最近非常忙碌,巡迴live、新的合作、廣播生放...這些楠田都知道,也能理解南條沒有什麼空閒的時間能好好陪她。

"就算是傳個訊息也好啊..."

但是理性上的諒解並不影響她抱怨那個薄情的小前輩。

手機鈴聲突兀地在這夜深時分響起,楠田有些手忙腳亂地撈回被她扔了老遠的手機,螢幕顯示的南條愛乃字樣讓她嘟起了嘴。

掙扎片刻,楠田最後還是無法抗拒誘惑,按下接聽按鈕。

"哼!"這是她第一句的開頭招呼詞。

"啊咧?くつすん在生氣嗎?"笑點很低的南條立刻笑了出來"是誰惹了我們的くつすん様?"

"一個名叫南條愛乃的大笨蛋!"楠田一字一頓地說。

"咦~我做了什麼會讓くつすん不開心的事嗎?"

"南ちやん的存在本身就讓我不開心。"

"好過分!"

南條抵著額頭左思右想,最後決定放棄掙扎。

"吶,告訴我嘛。"她用著誘哄孩童的語氣"我怎麼讓くつすん不高興了?"

楠田突然感覺自己的理由非常孩子氣"...南ちやん都不回我訊息。"

"..."

沒料到楠田的反應會如此可愛,話筒另一邊的南條摀著胸口,感覺受到了爆擊。

"...南ちやん?"

電話那頭遲遲沒有回話讓楠田有些不安。

"噗...抱歉,沒想到くつすん這麼可愛..."南條其實正低著頭全身發抖。

"...........南ちやん。"

感受到了對面的低氣壓,小前輩立刻正坐,雙手恭敬地捧著話筒"非常對不起,くつすん様,我知道錯了!"

"我不要理南ちやん了。"

"我錯了嘛,くつすん原諒我啦。"

"不要。"

"我請你吃甜甜圈。"

"那就暫時原諒你好了。"楠田様好像很勉為其難。

南條又一次地被逗笑了,聽著電話裡熟悉的笑聲,楠田覺得自己心中的彆扭早就消失不見,她揉揉chip的毛髮,也忍不住笑出了聲。

"くつすん你聽我說。"南條終於止住了笑"我不回妳,是因為我不想在忙碌地只剩下零碎片刻的時候給你發訊息。"

楠田沒有接話,卻感覺剛剛還很愉快的情緒墜了下去。

"不想只能分秒必爭地在與你的對話框打字,不想演出的時候在意你回了些什麼,不想我們只有簡短的訊息往返。"

電話裡的聲音停頓一下,楠田發現自己秉住了呼吸。


"我想等所有的事情解決後再告訴你。"

南條低著頭,這是她害羞時的習慣動作,透過手機流到楠田耳裡的話語柔軟溫柔。



"我希望把最完整的時間留給妳。"





.......南ちやん太狡猾了,這樣不就連生氣的理由都沒有了嗎



楠田不知道該回什麼,最後只有輕輕嗯了一聲當做回答。

"那妳願意原諒我嗎?"南條的聲音充滿笑意。

"原諒妳了。"楠田爽快地說。

"太好了!"小前輩開心的歡呼讓楠田小朋友很受用地翹起了鼻子。

"南ちやん的工作忙完了?"她靠上沙發的靠墊,手指無意識地捲著chip的毛。

"嗯,告一個段落了。"南條也往後靠著事物所椅子的椅背,聲音有些慵懶"くつすん最近怎麼樣?"

"很好,工作上的同事都很照顧我。"

"有好好吃飯嗎?"

"有!"楠田小朋友很快回答。

"有乖乖睡覺不熬夜嗎?"

"這個應該是我要問南ちやん的吧。"

南條被噎回去,過了幾秒,兩人一起笑了出來。




"くつすん,"

小前輩輕輕敲著桌面,終於說出了她打這通電話的原因。


"我很想妳。"








話筒靜寂了一會兒,然後南條聽到一聲很輕很輕的悶哼。


"嗯"



楠田垂下眼簾




"我也是。"

评论(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