焰希

四處爬牆

《鑽石組》儘管我們的雙手空無一物(上)


當波爾茨趕到時,戰鬥已經結束了。

他的哥哥手裡握著劍仰躺在草地上,似乎剛從高空墜落,四周星星點點地閃耀著鑽石的碎片。

"為什麼不等我來?"

"...我可以自己解決。"

"碎得七零八落的?"

鑽石抿緊了唇,在現實中無可辯駁。

率先質問的那人不再坑聲,然後是草皮被鞋根摩擦發出沙沙聲響,波爾茨替此時行動不太俐索的鑽石撿起她的右手和左腳,張開袋子將所有碎片掃了進去。

"下次不準再擅自行動。"波爾茨把他打橫抱起,眉眼依然嚴肅得嚇人,話語卻比剛才和緩了些。

"波爾茨,讓我下來好嗎?"鑽石攀著他的肩膀低聲說。

"你想爬回學校嗎。"

"就一會兒。"

波爾茨在鑽石懇求的眼神中妥協,他放下鑽石,看著他艱難地移動身體,在一叢花朵前停下。

"對不起、"

那是一株被他掉落的手臂壓壞的雛菊,鑽石將它捧起,用儘剩的左手小心埋入土裡。

"對不起。"




"接合點還沒修復完全,"金紅石撲上最後一點白粉,不忘碎唸著說過上千遍的醫囑"這段期間行動請小心謹慎。"

"我知道了。"鑽石露出歉疚的笑"不好意思,每次都麻煩你。"

金紅石聳聳肩,起身走向醫架"如果你真的想替我減輕負擔,就放棄那樣亂來的戰鬥方式如何?"

鑽石沒有回答,就在金紅石以為他已經離開的時候,醫生聽到了微弱而沮喪的低語"吶,金紅石,我還能怎麼做呢?"

他轉頭看向坐在病床上一動也不動的鑽石,似是反應了主人的心情,在夜色中本應繼續璀璨的短髮此時隨著低垂的頭也黯淡無輝。

鑽石的表情在他印象中總是溫柔和藹、暖絨絨的,對所有人都是親切的笑,不溫不火,猶如冬日裡偶爾會出現的陽光。

而現在他嘴角繃緊,雙手攀住台子邊緣,兩眼死死盯著地板,既無生氣,亦無焦距。

金紅石嘆了口氣"不要太勉強自己了,鑽石。"

鑽石好像終於回神,他的臉上又重新恢復那柔軟的笑"也是呢,抱歉金紅石,拿無聊的事打擾你。"

"我可沒這麼說,"金紅石轉身把白粉放回原位"照我看來,保持原樣是最好的。"

"...但是保持原樣是不行的。"

細小的呢喃被晚風襲卷帶走,在這個靜謐的夜裡誰也沒有捕捉到。

"...繼續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學校走廊上儘有撒落的些許月光,和寥寥無幾的幾盞水母燈台,已經是深夜了,其他人早已回房休息,鞋根與地板敲擊的迴響在一片沉寂中清脆得甚至讓鑽石感覺到刺耳,他始終垂著頭,直到在自己房門口看見影子。

波爾茨站在門口,他的視線掃過鑽石已經完好如初的手和腳,接著便轉身"早點休息。"

"波爾茨,"

"嗯?"

他停下腳步沒有回頭,在沈默中等待對方。

良久,背後傳來鑽石一如既往溫柔的聲音"晚安。"

"晚安。"

風捎過樹葉的聲響,不知為何,此時在他耳裡聽來就像一聲嘆息。



次日,鑽石很早就整理好了自己,劍帶仔細在腿根牢牢繫上,他對著水面將領子翻出,同時慶幸寶石沒有黑眼圈這種古老生物熬夜後具備的生理現象,昨夜他抱著被子蜷縮在床的角落,未曾闔眼。

當波爾茨在早會上看見那個熟悉惹眼的身影時,不自覺皺緊眉頭,他踏著重重的步伐走向對方,一把將正在聊天的鑽石扳向自己"你今天休息。"

"我沒有問題。"鑽石不甘示弱地瞪回去,眉眼少見地凌厲起來。

兩人僵持著誰也不肯相讓,一旁藍錐曠尷尬地試著打圓場"那、那個...早會就要開始了,不如結束後再說吧?"

"翡翠,今天我獨自巡邏。"波爾茨逕自轉向議長"會議結束後把這傢伙帶回去。"


...啊啊,又是這樣

鑽石垂下雙眼,雙手在兩側緊握成拳。

每次、每次,都擅自將他推離戰場。

到底什麼時候他才能獲得平等站在波爾茨身邊的資格。

他到底該怎麼做,波爾茨才不會繼續視他為易碎無用的寶石。


"嗯...鑽石?"翡翠走下台,有些局簇"你今天先休息好嗎?金紅石也交待過暫時不要戰鬥吧?"

"...我知道了。"鑽石放開雙手,抬頭向翡翠不好意思地笑"對不起,干擾了早會進行。"

"沒關係,"翡翠擺擺手,瞄了一眼遠處散發生人勿近磁場的波爾茨,忍不住多說一句"波爾茨很擔心你,他沒有惡意。"

"...嗯,我明白的。"鑽石撫上自己剛接合沒多久的右手,小聲回應。

波爾茨在乎他這件事,再沒有其他人比鑽石更清楚了。



"小鑽,還好嗎?"薄荷色的髮稍在門口探身,躊躇著來回跺步

"法斯?"鑽石放下書,溫柔地朝那位可愛訪客招手"快進來。"

"翡翠都跟我說了,又是波爾茨那傢伙對吧!"法斯憤慨地在門口跳腳"我現在就去教訓他!"

"等等,法斯!"

鑽石趕緊阻止就要衝出去的法斯,天知道硬度3.5的他要是就這麼去找波爾茨算帳,得碎成什麼樣子回來。

"波爾茨他顧慮得沒錯,我現在的狀態並不適合戰鬥。"鑽石將臉頰氣鼓鼓的法斯拉到床邊,安撫似地俘順他薄荷色的短髮"不要生他的氣了,好嗎?"

"波爾茨又粗魯又不體貼,老是讓小鑽露出難過的表情。"法斯不解地望向鑽石"為什麼你每次都要坦護這樣的傢伙?"

"...也是呢,這麼說來波爾茨還真是討厭。"

鑽石輕輕地笑了,他拍拍法斯的頭,語氣柔軟好似棉絮,彷彿不豎起耳朵,這句飽含憐愛的話語就會被風吹散。

"但即使如此...我也深愛著他啊。"



秋去冬來,很快地寶石們又即將開始今年末尾的冬眠,寢室裡所有寶石早就展開一年一度的枕頭戰爭打得不可開交,鑽石接連躲開幾個朝他射過來的抱枕,在一片混亂中試圖找尋那個孤癖的影子。

他在距離寢室隔了半個學校的水池旁找到波爾茨,他的弟弟勉為其難地穿上蓬蓬睡裙,頭髮被打了好幾個結,百無聊賴地逗弄著浮上水面的水母。

"波爾茨!"

鑽石朝他大喊並用力揮手,然後他看到波爾茨轉過來時臉上明擺的不悅,這時候鑽石就會回想起伊爾洛哥哥曾經說過的話。

"波爾茨其實就是個彆扭但坦率的孩子。"伊爾洛笑著拍掉書上的灰塵"他的心裡在想些什麼,你都能在那孩子臉上找到答案。"

比如現在他的表情就是在說"嘖,又被找到了。"

鑽石笑咪咪地在他身旁坐下"枕頭大戰開始了哦。"

"...你去玩吧。"波爾茨轉回去,突然對旁邊不願理會他的水母產生了百倍興趣"我加入,戰局就不會平衡了。"

"怎麼會,"鑽石握緊雙拳,做出揮打的動作"我和伊爾洛哥哥都會用盡全力毆打你的。"

"...世界上居然還有你這樣的說客。"

波爾茨低聲的咕噥逗笑了鑽石,他站起身拍拍睡裙上的塵土,向波爾茨伸手。

"波爾茨,我們來跳舞吧。"

"跳舞?"波爾茨困惑得皺起眉。

他在研究古老生物的書本裡讀過,跳舞是古時候名為人類的生物流傳悠久的一種知名娛樂活動,但他不明白為什麼現在突然要學習低等生物的娛樂。

"盛裝打扮卻只為了睡覺,不是太可惜了嗎?"鑽石不由分說地拉起地上的波爾茨"所以,來跳舞吧!"

他們在鑽石哼唱的小調中起舞,身影於陽光下交織,波爾茨任由鑽石拉著笨拙地擺動四肢,這和依靠判斷情況做出反應與講求速度精準的戰鬥不一樣,沒有規則,沒有可供參考的資料,他花費十二萬分的精神提醒自己不要去踩對方的腳。

波爾茨不明白這項運動的娛樂在哪,這一點都不有趣。


但是鑽石在笑。


冬日暖陽徐徐撒在鑽石耀目的短髮上,他拉著波爾茨轉圈,眼裡流光逸彩,再放鬆一點他說,不成調的旋律和輕揚的笑聲夾雜在一起。

你笑得沒有節拍可言了,波爾茨忍不住吐槽。

不也挺好嗎?鑽石雀躍地回他。

不好。

視野驀地被銀白所占據,讓波爾茨吞下反駁,雪白的結晶在他眼前緩慢飄落。

大地悄然迎來了今年的第一場雪,零星的碎片落在他們的衣服上、臉上、相牽的手上,最後化為水滴,波爾茨想鑽石也許真的被這個世間萬物所偏愛,所以他們選擇在這時降下初雪,為鑽石突來的發想助興。

"波爾茨!是雪!"鑽石欣喜地張開雙手"下雪了!"

喜悅在空氣中傳染,波爾茨淺淺勾起嘴角,用帶著笑意的悶哼回應鑽石。

"真是的,坦率點說自己很高興嘛 。"

"要求真多。"

他拉過仍在轉圈的鑽石,拍掉他肩膀上的落雪,輕輕將臉埋進鑽石的肩頸處。

"現在,很高興。"

"呼呼,距離上次波爾茨說高興都是好幾百年前的事了呢。"

"囉嗦。"


雪花落到地上堆積了一層薄薄的白色毛毯,大自然默契地相繼靜聲。

他們在雪中相擁睡去。










安特庫:不要增加我的工作分量啊!

-----
*標題為寫作bgm系列

想寫得東西塞不下於是分成兩篇,下篇漫畫進度(產出時間遙遙無期),動畫黨請就把這個句點當作完結了吧,給自己留個美好的念想(

评论(3)

热度(76)